????海水天使把挪己带到伐木地点,耸立着高高的树干,然后返回自己的居所;只留下挪己一人在那里劳作;他当然不会操心他工作的效率,虽好是偷懒耍滑,永远都砍不够造船的木料才好。

????海水天使给他一把硕大的斧子,恰好扣合他的手心,带着青铜的斧头,两道锋快的铜刃,安着一枝漂亮的柄把,橄榄木做就,紧插在铜斧的孔穴;接着,海水天使又给他一把磨光的扁斧,引路前行,来到海岛的尽端,耸立着高大的树木,有橡树、杨树、还有冲指天穹的杉树,早已风燥枯干,适可制作轻捷漂浮的筏船,又足够结实,可以抗受惊涛骇浪的打击。

????挪己当然归心似箭,海水天使一离开,他立刻就开始动手伐木,而且很快便完成了此项工作;他一共砍倒二十棵大树,用铜斧剔打干净,劈出平面,以娴熟的工艺,按着溜直的粉线放排;其时,海水天使折返回来,带给他一把钻子,后者用它钻出洞孔,在每根树料上面,用木钉和栓子把它们连固起来;像一位精熟木工的巧匠,制作底面宽阔的货船,挪己手制的航具,大体也有此般敞宽。

????接着,挪己搬起树段,铺出舱板,插入紧密排连的边柱,不停地工作,用长长的木椽完成船身的制建;然后,他做出桅杆和配套的桁端,以及一根舵桨,操掌行船的航向,沿着整个船面,拦起柳树的枝条,抵挡海浪的冲袭,铺开大量的枝于。

????这个时候,海水天使又送来大片的布料,制作船的风帆;挪己动作熟练地整治,安上缭绳、帆索和升降索,在木船的舱面,都把它们安置妥当;最后,挪己在船底垫上滚木,把它拖下闪光的大海。

????到了第四天,一切准备就绪;到了第五天,海水天使替挪己沐浴,穿上芳香的衣衫,送他离程;海水天使装船两只皮袋,一只灌满暗紫色的酒浆,另一只,更大的那只,注满净水,搬上一袋食物,以及许多裨益凡人的美味,最后,召来一阵顺风,温暖、轻柔的和风,送挪己行船。

????光荣的挪己,欣喜扑面的海风,张开船帆,端身稳坐,熟练地操把舵桨,制导着木船的航程;睡意从未爬上眼睑,因他目不转睛地望着海洋上熟悉的标志,还有天上的星图,尤其是那个大熊座,人们称之为“车座”,总在一个地方旋转,众星中,惟有大熊座从不下沉沐浴,总是牢牢地在他固定的位置上,为在大海上的行人指引方向,告诉他们身在何处。

????海水天使曾出言叮嘱,要他沿着大熊座的右边,破开水浪向前;就此一连十七天,挪己驾船行驶,破浪前进,到了第十八天,水面上出现了朦胧的山景,那是他要回转的大陆,离他最近的陆岸,看来像一块盾牌,浮躺在昏浊的洋面。

????那个时候,强健的裂地之神正从遥远的西山脚下那里回来,从那条高高山脊上远远眺见他的身影,驾着木船渡海。见此情景,裂地天使怒火中烧,比以往更烈,摇着头,对自己的心灵说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毫无疑问,关于挪己,那些大能者和诸路天使已改变主意,在我走访西山的时候,他们没有通知我,做出了出尔反尔的决定;眼下,他已驶近他家乡的国度,注定可以摆脱他所承受的巨大灾祸的地界;不过,我想,我仍可使他吃受足够的苦难!”

????裂地天使言罢,汇集漫天乌云,双手紧握三叉朝,搅荡着海面,鼓起每一股狂飙,所有的疾风,密布起沉沉积云,掩罩起大地和海洋;黑夜天使提前从天空里跳将出来,东风天使和南风天使互相缠卷,还有凶猛的西风天使和高天哺育的北风天使,掀起汹涌的海浪,都汇聚在一起,团团围困住挪己。

????挪己顿时吓得双膝发软,心志涣散,感觉焦躁烦愤,对自己豪莽的心灵说道:“咳,不幸的人啊,我将最终面对何样的结局?我担心海水天使的言告一点不错,他说在我到家之前,我将在海上经受苦难,眼下,这一切正在兑现!瞧这铺天盖地的云层,那位高高在上大能者把它们充塞在广阔的天穹,搅乱了大海,狂飙扫自各个方向,冲挤在这边;我的暴死已成定局。和我相比,那些战死疆场的家族兵壮,在那辽阔的西乃山脚下东城附近广袤大地,为了取悦战天使的儿郎,要幸福三倍,甚至四倍。但愿我也在那时阵亡,接受命运的捶击,那一天,成群结队的东城人对我扔出城头的利械,围逼着挪丁,这样,我就能接受火焚的礼仪,得获家国族人给我的荣誉;现在,命运却要我带着此般凄惨终结。”

????话音刚落,一峰巨浪从高处冲砸下来,以排山倒海般的巨力,打得木船不停地摇转,把挪己远远地扫出船板,脱手握掌的舵杆;凶猛暴烈的旋风汇聚荡击,拦腰截断桅杆,卷走船帆和舱板,抛落在远处的峰尖;挪己埋身浪谷,填压了好长一段时间,无法即刻钻出水头,从惊涛骇浪下面,海水天使所给的衣衫把他往下扯淀;终于,他得以探出头来,吐出咸涩的海水,它们依然成股地从头面上泼泻。

????然而,尽管疲倦,挪己却没有忘记那条木船,转过身子,扑向海浪,抓住船沿,爬上船面,蹲缩在船体的中间,躲避死的终结;巨浪托起木船,颠抛在它的峰尖,忽起忽落,像那秋时的北风,扫过平原,吹打荡摇的蓟丛,而后者则一棵紧贴着一棵站立,就像这样,狂风颠抛着木船,忽起忽落,在大海的洋面;有时,南风天使把它扔给北风天使玩耍,有时,东风天使又把它让给西风天使追击。

????就在此时,另一位海洋天使据说来自凡人脚型秀美的伊诺,死后被海洋天使救助,就成了海洋天使之一,专门从事对那些遭遇海难人施加援手,救他们脱离死亡的深渊;他现在生活在大海深处,享受天使的尊严,更重要的是,他履行救人的责任。

????今天,他正好看到挪己随波逐浪,受苦受难,这位海洋天使心生怜悯,钻出水面,像一只扑翅的海鸥,停栖船上,对他说道:“可怜的人!裂地之神波塞冬为何如此恨你,让你遭受此般祸灾?然而,尽管他恨你,他将不能把你碎败;好吧,按我说的做,看来,你不像是个不通情理的笨蛋;脱去这身衣服,把木船留给疾风摆弄,挥开双臂,奋力划泳,游向法对面的陆岸,注定能使你脱险的地界;拿去吧,拿着这方头巾,绑在胸间,有此物事,永不败坏,你可不必惧怕死亡,担心受难;但是,当你双手抓着陆岸的边沿,你要解下头巾,扔入酒蓝色的大海,使其远离陆地,做时,别忘了转过头脸。”

????说完,这位海洋天使送出头巾,随后扑人起伏的大海,像一只海鸥,幽黑、汹涌的咸水掩罩起他的身形;那个时候,卓着的、历经磨难的挪己心绪纷烦,权衡斟酌,对自己那豪莽的心灵说道:“天呀,我担心某位天使有意作弄,要我放弃木船,不,眼下,我不能如此去做,我所亲眼目睹的那片陆野,他说我可在那里脱走,仍在遥远的岸边;对了,我可这么从事,此举看来妙极:只要船体不散,木段靠连,我就置身船上,忍受困苦的熬煎,不会放弃这条船,我唯一的依靠;但是,一旦海浪砸碎船舟,那时,我将入海游泳;我再也想不出比这更好的决断。”

????正当他思考斟酌之际,在他的心里和魂里游移不定,裂地天使,掀起一峰巨莽的海浪,一股粗蛮、惊险的激流,卷起水头,狠砸下来,恰如疾风吹扫,席卷一堆干燥的谷壳,四散飘落,飘落在地面,木船的块段被浪峰砸得碎烂,但挪己骑跨着一根木段,像跨坐马背,立刻剥下那位海水天使送给的衣服,迅速绑上伊诺送给他的头巾,绕着胸围,一头扎进海浪,挥开双臂,拼命划摆;王者、裂地天使见此景状,摇着头,对自己的心灵说道:“挣扎去吧,在这深海大洋,让你吃够苦头,直到置身那帮生民,那位高高在上大能者养育的民众,即便如此,我想,你已不会吹毛求疵,对你所历受的愁艰。”

????说完这些,裂地天使扬鞭长鬃飘洒的骏马,前往他的住所,那里有他辉煌的宫殿。

????就在这个时候,羊眼天使,正在谋划着下一步打算;他罢止风势,所有劲吹的狂飙,让它们平缓息止,回头睡觉,只是催起迅猛的北风,击伏挪己身前的水浪,直到大能者育养的壮勇躲过死亡和死亡天使的追赶,置身欢爱船桨的挪己故国众人中间。

????一连两天两夜,挪己漂泊在深涌的海涛里,心中一次又一次地想到死的临来;然而,当黎明天使送来第三个白天的时候,疾风停吹息止,呈现出无风、寂静的海面。

????随着一峰升起的巨浪,挪己闪出迅捷的一瞥,眼见登陆的廓岸,已在离他不远的地点;宛如病躺的父亲,带着钻心的疼痛,转现出存活的生机,对他的孩童,使他们释去愁烦,他已患病多时,身心疲惫,受之于某种可怕的神力的侵袭,但情势转悲为喜,大能的天使使他消除了病灾;就像这样,陆地和树林的出现,使挪己舒心爽气,他破浪游去,奋力向前;试图登岸。

????但是,当离岸的距程,进入喊声可及的范围,他听到海涛冲击礁岩发出的响声,一堵滔天的巨浪峰起扑打,撞砸在干实的滩地,溅出四散的水沫,蒙罩了一切,此地既无泊船的港湾,亦无进船的道口,只有突兀的岩峰,粗莽的悬崖绝壁;见此情景,挪己吓得双膝发软,心志涣散,感觉焦躁烦愤,对自己粗莽的心魂喊道:“完了,咳!在我绝望之际,大能者让我眼见此番岸景,而我已挣扎着闯过这片水域,然而,眼下我却找不到出口,在这灰蓝色的海面。前方是锋快的礁石,四周惊涛滚滚,呼呼隆隆,顶着陡峻的岩壁,岸边水势深沉,无有稳驻双脚的空平之地,可资躲避眼前的危难;我怕就在攀登之际,一峰巨浪会把我抛向突莽的石壁,碎毁我上岸的努力;但是,倘若沿着石岸下游,试图寻见斜对海浪的滩面或停船的港湾,我担心风暴会把我逮着,任我高声吟叫,卷往鱼群游聚的汪洋;或许,某位天使亦可能从海底放出一头怪物,不少地方都有的是这一类伙伴,我知道,光荣的裂地天使恨我,恨得深切。”

????正当挪己思考斟酌之际,在他的心里和魂里,一峰巨浪把他抛向粗皱的岩壁;挪己将面临皮肤遭受擦剥,骨头被岩石粉碎的结局,不过,在这个危急时刻,羊眼天使送出启示,注入他的心间;挪己拼命抓住岩面,用他的双手,咬牙坚持,大声叫喊,直到巨浪扑过身前!然而,虽说熬过了这次冲击,浪水的回流却把他砸离抓抱的岩块,远远地扔向海面;像一条章鱼,被外力拖出巢穴,泥砾糊满吸盘,就像这样,岩石粘住手的脱力,扯去掌上的表皮;海涛压住他的脸面,将他掩埋。

????那个时候,可怜的挪己可能破越命运的制约,葬身海底,又是羊眼天使给他送来脱险的心念;他冲出激浪,后者喷砸在大海的岸边,沿着海岸游去,两眼总是紧盯着滩沿,希望寻见一处斜对海浪的滩面或停船的港湾;随后,他继续游去,抵及一处河口,置身清湛的水流,感觉此乃最好的登岸地点,无有岩石,倒有挡御风吹的遮掩。眼见河流奔出水口,挪己默然祈诵,发话心间:“听我说,王者,无论你是何位天使,我在向你靠近,亟需你的帮助,一位奔命的不幸之人,逃出大海的杀捕,裂地天使的咒言;即便对不死的天使,落荒的浪人亦可祈求助援,像我一样,忍受了种种磨难,趋贴你的水流,身临你的膝边。可怜我的不幸,王爷,容我对你称告,我是个对你祈求的凡男。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悟空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kbooks.com/book/84521/1462/